高教视点

“人活着还是要有一点精神”

点击数:123942015-06-03 14:23:04    作者: 医学教育研究所    

    “我今年70岁,比大家经历的多一些,但这次真的是来向大家学习的。我一定不说空话、套话,希望听到大家发自内心的提问。”第17届中国科协年会重头戏之一 ——全国政协副主席、中国科协主席韩启德与广东大学生见面会,5月23日在华南师范大学音乐厅举行。在近两个小时里,韩启德与广东各高校学生谈人生、话科学,进行了一次掏心窝子的交流。
  创新要先打好知识基础
  时下,《最强大脑》等电视类科普节目受到热捧。对于有学生提出的“电视娱乐能否让科学流行起来”的问题,韩启德回答说,目前科普工作效果不够理想,很大一个问题就是没有吸引力。“再好的东西没有人看也不行。”科普在形式上要喜闻乐见,但也不宜过度娱乐化。在谈到大学生如何响应国家创新战略时,韩启德强调,大学生的首要任务是学知识、打基础,保持创新能力、激发创新激情才是大学期间应该做的。
 “我们日常生活跟科技创新接触较少,怎样才能感受到科技创新的乐趣?”  面对华南师范大学一名文学院女生的提问,韩启德说:“文科怎么来推动创新?这是一个非常有意义的问题。我是搞医学的,我认为医学的发展太需要人文的指引了。医学技术给我们带来了幸福还是痛苦?去年我作了一个学术报告,在社交网络引起巨大反响。我的观点是癌症筛查是没有用的,更多原本就不会死亡的患者,整天都要去做检查,平添很多困惑和痛苦。”韩启德说,今年1月,美国提出发展精准医学,我国也在积极响应。“精准医学是什么?其目的是什么?在社会主义初级阶段,我国发展精准医学与美国有何区别?钱应该花在什么地方?这需要医科、理工科、文科共同研究。”
 “活在别人的记忆里更有意义”
  在网络上,广东学子也通过微博、微信提出了1000多个问题。一名医学院校学生向韩启德谈到了自己心中的困惑:“您大学毕业时就下乡当医生,但现在很多医学生连二三线城市都不愿意去,更别说山区。您想对学医的年轻人说点什么?”
 “如果我是现在的医学生,我也想到大医院。”韩启德坦率地说,由于时代变迁,医学生就业观念发生改变,也面临更多选择。如今,吸引人才流动到基层的环境和条件还不够理想,医疗卫生体制的改革力度还要加大,要让到基层工作的人享受更高的工资收入和补贴。同时,要营造良好的社会环境,比如给农村医生单独的职称序列,提升基层医生从业的自豪感、荣誉感。
 “创新固然需要物质待遇的支持,但人活着还是要有一点精神。”韩启德说,“上世纪六七十年代,我的母校曾有18位学生主动要求毕业分配到贵州省最艰苦的地方,并在那里足足干了15年。他们之中出了很多人才,更重要的是激励了很多后来人到基层去。”
 “我在陕西农村工作了十几年,生活固然很苦,但是踏踏实实地为老百姓看病,救了很多人。”韩启德回忆,自己当年经过三天三夜的努力,救治过一名病情危重的新生儿肺炎患儿。没有病床,就把自己的床让给患儿。没想到,时隔20多年回到陕西农村时,患者一家人还感念着。“一大家子几十口人等着来见我,年纪最长的已经82岁了。”
  韩启德说,每当想起这些事情,自己总会想“一个人活在世上为了什么”,“如果几十年都活在别人的记忆里,活得有点精神追求,会生活得更好、更有意义”。


来源:(摘自《健康资讯网》2015年5月25日)